♂我作为xx党觉得没问题

    -我作为xx党觉得你有问题,你不代表我谢谢

   ♂人家没有怎么样啊,为什么你会觉得不好呢,我觉得她没问题

   -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
   -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

   ♂我不像你,作为xx我只是……

    -这句我不知怎么回(一本正经给人安高帽露出可怜面目,只差没写●我好委屈,群众站我这边)

   ♂在某个xy场合  我不管我就要站yx....   我觉得y很攻啊...... 
被骂后:我觉得我有发言权!

    -谢谢,你有权发言,但请牢记权利与义务相统一原则,在这种场合你也有义务保持沉默

  ♂被反驳后:“好吧,emmmmmmm……”“……”

  -冒昧问一句,我一直搞不懂,省略号什么意思,我很委屈但我不说的意思吗?

吃瓜群众:哟哟哟,她好可怜,我们帮她说说话吧

    ♂谢谢,我没事了   嗯嗯,没事   不要帮我了

    -“呵呵”和吃瓜群众撕,然后回家委屈到哭泣

第二季20集衍生脑洞

  “格瑞-----”
  
    囚笼中的银发少年眼睁睁的看着金色的身影落下深渊,张开嘴只发出了简短的音节
   “金!!”

   “啊哈哈哈哈哈!格瑞!你也有今天?怎么样?你的挚爱,爱入骨髓的金!在你的眼前死了!”黑发男子露出了近乎癫狂的笑声:

  “明明,我对他更好,凭什么他选了你?可惜了,赤羽选择了我,我才是王!你和他都得死!”

  “你错了”格瑞周身爆发出极大的能量,黑发男子身后血红色的双翼化作流尘飘向格瑞

  巨大的绿色双翼与黑夜中绽放,其光芒吞噬了夜的黑暗

  身负双翼的男子眼神冰冷却倨傲,俯身冲下悬崖接住不断下落的金,眼睛落到已跪伏在地下的黑发男子时,眼神中带上了一分嗜血,却因胸前微弱的颤动消散

  “不是羽不选择我,而是我不接受它,若成王,怎么与他自由的活着?”轻触怀中晕厥的少年,仿佛是怀抱着世界的珍宝,冷淡却极尽温柔,口中的话语却无比冰冷:“但是你,动了他。”

   格瑞凝眸冷哼:“我不杀你,因为金不讨厌你”话锋一转“但是,我也不会让你再接近金了”随着这句话,烈斩自空中劈开了黑发男子旁边的山脉,随之断开的还有黑发男子时腰侧黄色剪头挂饰

  格瑞冷冷的看了下狼狈的黑大男子,紧了下手臂,转身离去……

  “等等……!不!把金放下!把他给我!”空旷的山野间只剩下黑发男子的嘶吼……

  ————

  “……唔……格瑞!”金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了傻兮兮的笑容:“我就知道你会救我的!”

   “嗯。”

  “嗯……对了格瑞刚刚我好像听到谁喊把我放下来的,有吗?”

  “……没有,你听错了。”

   “哦~好吧”

 

 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一直认为瑞哥是在金面前高冷装逼的所以崩的比较严重

  设定是

  羽是某族的定王和赋予巨大能量的象征